在加上这些冰系玄兽在金乌炎下必定失却冷静暴怒狂躁,单纯逃遁,反而要有利的多。

“”沐小蓝一脸迷茫,不明白云澈为什么忽然说这些。

“丧心病狂?”沐寒逸淡淡而笑:“你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天真,我不过是在做一个真正能成大事的人该做的事而已。我的父皇、皇兄他们就算全部死在宗主的迁怒之下,他们黄泉路上,也定然会理解我,毕竟,这些可都是父皇教给我的。”

一瞬间入体的寒气,任凭他们如何运转玄力,都无法驱散。他们第一次知道冰冷居然可以如此的可怕,就像是全身从外到内,每一个细胞都被扎入了冰冷的毒刺,这种痛苦,超过他们所知道的最残忍的酷刑,他们像是两只垂死的幼虫,全身每一个部位都在蜷缩中疯狂颤抖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“哦?他就是”老者看向云澈的目光顿时陡变,短暂犹豫后,他沉声道:“好吧。不过,远古虬龙随时可能出现,若是万一临近此处,将极其危险。你们最多只可至火狱边缘,万万不得深入。”

沐玄音冷哼一声,然后忽然眉头沉下:“澈儿,老实回答为师一个问题你的身上,为什么会有真龙气息!”

神识扫过两人的气息,风恢拓心中深深失望。的确来自冰凰神宗不假,但这哪算什么贵客,分明身份、地位都还远远不及沐寒逸,早知如此,他哪还会带着期待和惶恐亲身相迎。

云澈被一轰而飞,精准无比的落在了狭小的冰室之中,紧随其后,沐妃雪也被一股寒风带起,落入冰室。

“现在的我,也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。”云澈自嘲的笑了笑,身影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“你都成为宗主亲传弟子了还这么胡乱说话,懒得理你,哼!”

云澈迅速凝聚精神,潜下内识,开始迎接人生第一次的神道突破。

火如烈深吸一口气,一咬牙,拉着火破云转身离开,然后紧封房门。

在入圣殿的那一刻,她便想到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,她没有想过抗拒亦不可能抗拒,因为那是宗主的命令。

“现在?”云澈一愣。

“呵呵,我沐寒逸哪有胆量违抗宗主之意。我刚才不是说了嘛,麒麟角,我会亲自献给师尊,至于你,就看不到那一刻了,因为你”沐寒逸音调陡变:“马上就要死在这里!”

它的身体表面并非皮毛,而竟是一层厚厚的冰甲!单单那惊人的光泽,就足以想象的到会是何等的坚韧。

“是那种从来不会让人看到自己真正的喜怒哀乐,无论面对谁,哪怕是微若蝼蚁的弱者甚至无比憎恶之人,都永远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的人!”

第1014章 收回成命

数十息之后,原来紧紧追在后方的两只白狼忽然缓了下来,然后似乎硬生生的止住脚步,直接从云澈的感知中消失。

“那可不一样哦。”纤纤雪手无限妖娆地将鬓边蓝发掠到耳后,沐玄音忽然笑了起来,凝视着沐冰云的眸光泛起绮丽的媚色:“既然妃雪他都不肯要,那就只剩一个方法了。”

云澈一时默然,他想到了冥寒天池之底的冰凰。

几乎感觉不到玄气的凝聚和释放,云澈已飞射而出,快若幻影,直逼沐玄音。和曾经的小心翼翼的不同,他出手刹那的眼神却是透着一往无前的凶狠与寒芒。

一声轻响,似冰晶破碎,刹那完成两次完美瞬身的云澈陡然一声惨叫,在半空远远滚翻出去,落地之后直接双膝跪地,半天无法站起。

就连敢用目光多她一眼的人,基本都不存在,她不要说身躯。就连衣角,她都未曾被任何男人碰触过。而今,却被云澈污染了她比世间最神圣的雪莲还要无暇的冰洁!

沐冰云轻轻摇头:“我只是不想让姐姐后悔。”

就如沐冰云所说,在这个可怕之地,能隐匿气息的流光雷隐,是他最大的依仗除此之外,这里的极重的寒气不会对他有负面印象,反而会加快他的玄力回复,这里的玄兽皆为冰系,对他威胁也都大打折扣,这也是他的依仗所在。

而九转佛心莲他意识苏醒后,清楚听到了沐冰云的话。这株九转佛心莲,沐玄音等待了九千年,也倾注了九千年的心血,可以让她在神玄境都能再度突破

“还是不要了,”沐玄音摇头:“我准备让他一个人去。”

直至天空暗下,方才结束。

这里的玄兽实在太过密集,而且在残酷环境下,一个个灵觉都敏锐的可怕,他纵然身负流光雷隐都无处遁形。因为流光雷隐只能隐匿气息,但无处不在的玄兽凭视觉可直接发现他的所在,尤其是翱翔空中的雪鹰巨隼,浓重的冰雾对它们而言宛如不存在一般。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.guilinnew.com

本站男人装下载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